• <s id="sb1ne"></s>
    <track id="sb1ne"><div id="sb1ne"></div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sb1ne"><div id="sb1ne"><td id="sb1ne"></td></div></track>

    总经理活动

    独家 | 上海累善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杨勇用10年炼成“凤凰男”,又用10年帮助“山娃子”走出大山!

    微信图片_20170602110423.png



    家住外冈的“新嘉定人”杨勇,是一个从贵州大山里走出来的山娃子,他用了10年时间从穷乡僻壤走进了大城市。同样的10年,杨勇用自己的方式,帮助大山里的其他孩子走出大山。

       

    “当时,我还在外打工,做门卫,600多元的月薪。但是看到贵州山区里的孩子无书可读,就想起自己的童年,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。”杨勇说。

       

    杨勇出生在贵州,是水族和布依族的“混血儿”。童年最深的记忆是一家8口人挤在2间砖木结构的房子里,睡得是草席和木床。





    为了读书,他要走4公里山路上小学,初中走8公里,高中要走15公里。杨勇回忆。因为父母的坚持和自己的努力,杨勇成了村子里唯一的高中生,并带着族人的希望走出了大山。

       

    也许正是这份经历,让杨勇开始了义务组织社会上的志愿者从事志愿助困活动,这一干就是10多年。

       

    2009年,杨勇被公司提拔至技术部经理,年薪15万。换句话说,他当时一年的薪水就可以在老家的省城买下一套大房子。可他却在第一时间做了一个决定,我要辞职去山里支教,这一去就是5个月。




       


    杨勇去的村子,是贵州最偏远的山区,根本没有人愿意去那里支教。当地唯一的小学,从最近的村落出发还要走10公里沙路。“学校原本就靠一个校长支撑,他同时也是学校唯一的老师。


    他一个人教50多个不同年龄段的孩子,而他仅仅小学毕业。”杨勇回忆道。看到这一切,让杨勇更加坚定了自己信念——我可能改变不了现状,但是我能尽我能力所及帮助他们找到希望。

      

    杨勇是这样想,也是这样做的。回到嘉定后,杨勇创办了自己的公司,从事汽车检具的生产。走进杨勇的企业,就像一个少数民族的大家庭,员工们戴着侗族的手环,水族的耳环,或是身穿布依族的服饰。


    公司里30多个人,来自6个不同的少数民族,最小的年仅19岁。而杨勇即是这里的“杨总”,也是员工们口中的“大叔”。

       

    “叫他‘叔’,不是因为亲戚关系,而是他像家人一样待我们。”穿青族的小伙张应祥说,“我就高中毕业,本想来上海随便找个体力活。没想到,叔会教我技术。3年不到,我已经是这里的车间主任了。还有,我妹妹读书的事,叔帮我家解决了学费,她能完成自己的大学梦了。”




       


    还有一次,公司里水族姑娘小丽迷上了“传销”,几天没来上班。杨勇拨通小丽手机后,发现小丽说话有些吞吞吐吐,随即就用水族的语言询问情况。


    原来,小丽被传销组织骗取天津后,被控制了起来。杨勇二话没说,当天就去了天津,报了警。最后在公安的帮助下,将小丽救了回来。

       

    身边常常有人笑话杨勇:“你从门卫做到老板,能力是强,但你不会用人。招工怎么都找些‘问题少年’?”


    在杨勇的企业,有这么一个逻辑——钱在半岩,不苦不来。这是杨勇长挂嘴角边的一句水族俚语。“在这里,只要你肯吃苦,从钳工做起,学完钳工送你学检测。吃苦耐劳的再送你去学制图。学会了制图,去哪家企业都能谋求一个好职位。”杨勇每年暑期都会去甘肃和贵州,他帮助大山里的少数民族孩子到上海就业,鼓励他们掌握一技之长。

       

    在杨勇看来,没有人天生就是“问题少年”。对于大山里的孩子,授之以渔不如授之以渔,给他们希望才是最重要的。去年,在杨勇的带领下,该公司一年的销售额突破了1000万元。



    (嘉定报记者/李华成;编辑/糖糖


    原始出处:《嘉定报》

    关闭
   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    二维码
    糟蹋小少妇17p